共享单车的喧嚣

我对共享单车没什么好感。但我也承认,共享单车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部分人群的出行问题。

我不喜欢共享单车的主要原因是,它并没有解决一个大问题,但却造成了很严重的问题。而且当共享单车热潮消退之后,除了共享单车,我们并不会得到其他什么。

共享单车造成的问题有的是直接造成的,有的则是间接造成的。最直接的问题就是共享单车投放过多,造成了用车集中点的拥堵以及大量共享单车的废弃。网上最多的共享单车图集就是这两种,路边停满或者空地堆满。

因为乱停放被拖走,是一种对资源的极大浪费,但是ofo和摩拜们根本没时间顾及这一点“浪费”,它们在做的都是不顾一切、不计成本的扩张。

北京大山子地区ofo工作人员在投放单车(摄于2017年3月8日)

这一切都太“浮夸”。ofo和摩拜不停宣布巨额融资,疯狂的加大单车投放,在媒体上造势。他们追求的好像不是给人们带来便利,而是追求看起来显得很“大”的数字。

共享单车甚至带动了整个“共享”行业,带着整个行业都浮夸起来,好像不论什么沾上“共享”的边,就像镀了一层金一样。但镀金之后也只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今年出现那么多新的共享产品,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共享单车。但是这些共享产品,大多只是为了共享而共享,也没有从用户需求角度考虑问题。

忘了之前听谁聊天,他说还是美国公司伟大。因为美国公司在做事情的时候,第一想到的是如何更好的为用户服务,顺便把钱赚了;而中国公司,总是看到一个赚钱行业,就不管不顾的扎了进去。我基本认同。在共享这顶帽子下面,几乎所有公司都是“看到这里可以赚钱所以来了”,而不是看到这里有用户需求,然后想到一个方法去满足。

这都是共享单车带起来的风气。也许共享单车公司并不是有意要带起这样的风潮,也许他们为自己能带起这样的潮流而感到骄傲——如果是这样,我觉得他们挺不要脸的。

很多人会把共享单车的热潮跟当年的团购比。当然可以比。当年也有一个人跟“共享”类似的热词叫“O2O”,一个美国人发明中国人发扬光大的词。当年团购也是几强争霸,后面跟着数千家;融资、交易额这些数字也是让人麻木;O2O也是什么产品都喜欢戴的帽子。

但不同的是,现在团购早就脱了O2O的帽子,而共享单车脱不了共享,因为它已经成了“共享经济”的代言人。在这之前,滴滴出行也是共享经济,还有国内没有火起来的短租。但滴滴早就跳出了共享这个圈子,成为了出行领域的公司。共享单车也是出行领域,但老大永远都是滴滴。

团购不仅脱下了O2O的帽子, 还衍生出了各种服务。就拿美团点评来说,从团购,到现在核心业务有团购、外卖、猫眼电影等等。外卖和电影业务都是从团购很自然衍生出来的。再看看共享单车,我真看不到能衍生出什么来。

本来要是你ofo摩拜好好做,也能在出行的一个细分领域的做不错,成为“小而美”的公司。但你们就是作,傲娇的不得了,搞得声势浩大,还把共享行业弄的花里胡哨的。等热潮退去,你们还是跳不出那个细分领域。

待明年回过头来看,共享单车除了留下一阵喧闹,大概还留下了一声叹息吧。

外卖员和快递员的困境

这几天关于外卖员和快递员的新闻比较多。这种新闻主要有两类,一类是说他们生活不易,工作压力大,安全得不到保障;一类则是说他们服务态度差,还会对客户人身造成威胁。

既然这两类新闻都很多,说明这也是普通大众对外卖员和快递员的主要认知。

外卖员和快递员其实是一类人,都是送东西的。他们是坐办公室的白领接触最多的蓝领工人,直接影响着白领的生活。也正是如此,白领才会重视他们。对建筑工地上的工人,网上人们的关注度向来较低,因为很多人对他们没有感性的认识,觉得跟自己关系不大。

蓝领和白领接触多了,难免会有摩擦。白领会不知不觉的用自己的思维去套到蓝领的处境上,还显得自己好像很能理解他们一样;蓝领则会觉得白领简直太难伺候。

作为一个曾经在写字楼上班的白领,我其实也不能完全设身处地的去体会快递员、外卖员的境遇。

但我很清楚他们现在的困境。拿外卖员举例,平台对他们有要求、客户对他们有要求、餐厅对他们有要求(或者说不受他们控制)、家庭对他们有要求,每一方都得罪不起。可以说他们面临的状况是“四面楚歌”。

我完全不知道要他们要如何才能摆脱这个困境。因为他们面临的四个环节,每个环节都是对立的。这个困境的核心是时间,时间是所有利益相关方的敌人,所以他们都希望外卖员能跑赢时间。但外卖员又不是光。

光从太阳到地球大约需要8分17秒(来源:维基百科

不过我相信随着外卖平台的智能化、供需逐渐达到平衡,时间这个困境会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平台的智能化可以更好的帮助外卖员接单,更好的规划送餐路线,同时也能帮助餐厅更好的备餐(从食材购买就可以开始加以优化),这都有利于节省时间。

我是相信技术的。虽然外卖是人力密集型的行业,但多少人力密集型的行业被互联网技术颠覆掉了。跟快递最直接的仓储系统,就已经不再依靠人力,而是机器为主了。

最终,技术的发展会解决外卖员的困境,但更有可能的是,连外卖员也解决了。比如无人机送餐。当然,我不想说太多这种具体的假设。

当下,我认为外卖平台其实做的也还算不错,比如无论是美团外卖、百度外卖还是饿了么,都会要求骑手戴安全帽。这种安全意识,已经超过了其他大多数骑电瓶车的普通人。这何尝不是一种进步呢?一点点小的进步,积累起来,就会带来大的变化。

说到积累,顺便说一下另一个话题,关于塑料垃圾。我认为这一点外卖平台是有一定责任的。因为不是外卖平台的出现,就不会有那么多人点外卖,外卖塑料袋、餐盒垃圾也不会那么多。但解决方法也很简单,采用更环保的餐盒就好了。增加的一部分成本又外卖平台、商家和消费者共同承担,因为这些人都活在这个地球上,都有义务保护它。

外卖的增加,除了造成了更多塑料垃圾,我觉得很可能会带来另外一个方面的进步,那就是外卖打包和保温系统。比如怎么打包更合理、怎么打包让餐食最不容易漏出来、用什么材料做保温最合适等等。在快递行业,我相信因为大量的包裹,在快递纸箱材料、打包方法、防摔防碎等方面,肯定已经出现了很多创新。

这些创新,对外卖员和快递员也都是非常有利的。防摔做的好,快递员就处理包裹就可以更大胆更快速;保温、防漏做的好,外卖员就可以骑的更自由。这些,应该也属于小进步吧。

回到老家之后,我接触快递员和外卖员的频率都大大降低了,对他们未来有多大的提升可能感受的不够明显。但希望在大城市坐在写字楼的白领们,以后可以享受到这些蓝领们更好的服务。

谷歌收购 HTC 手机业务:天时、地利、人和

记得6、7年前,我表弟要买一部新手机,问我是买三星好还是 HTC 好。我毫不犹豫的说,当然是三星。

那个时候我用的还是黑莓。iPhone 还真是有钱人用的手机。

智能手机市场风云变幻,物是人非。不变的是谷歌对 HTC 的偏爱。第一款运行 Android 的手机就是 HTC Dream,也叫做 G1。后来谷歌和 HTC 也一直保持着很好的合作。直到今天,谷歌宣布收购 HTC 部分业务,主要是手机相关的。

在过去谷歌和 HTC 合作的十年左右时间里,智能手机市场最大的变化是 Android 在市场占有率上全面超越了 iOS。从公司层面来说,三星成为了当之无愧的老大,但最近一年“时运不济”,中国公司频频崛起。对 HTC 来说,这些变化跟它都没有什么关系,除了一开始和谷歌合作还能引发一些关注,后来就越来越被边缘化。

2009年的时候,HTC 打出了“Quietly Brilliant”的标语。

这个含有一点东方哲学的标语好像一语成谶。后来 HTC 的声量越来越少,人们的关注也越来越少。2013年的时候 HTC 不再使用这句广告词。但提到 HTC,人们似乎更难联想到任何东西。或许联想到 VR 设备 Vive?这次收购并不包括 Vive 业务。以后 HTC 可能就只有 Vive 可供折腾了。

2012年去吉隆坡旅游,碰到 HTC 在商场办活动 

这几年 Android 阵营的变化,让谷歌应该是喜忧参半。喜的是,Android 成为主流之后,谷歌在移动互联网上已经有了绝对的话语权;忧的是,Android 阵营异常分裂,而且三星过于强大,甚至对谷歌产生了威胁。

谷歌对 HTC 的感情可能就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吧。我不知道为什么一开始谷歌会找 HTC 合作来推出第一款 Android 手机,也许是 HTC 相对容易合作。后来,谷歌和也 LG 等厂商在手机、Chromebook 上有合作,但 HTC 一直是谷歌重要的合作伙伴。

我猜想,谷歌也是想扶植 HTC 的,来一定程度上牵制三星。选择 HTC 一方面因为合作时间久,相互有一定默契;另外 HTC 体量虽小但也还有一定市场份额和用户基础。无奈 HTC 没能发展壮大。虽然谷歌的扶植力度并不是很大,但主要还是 HTC 自身没能做起来。

所以,现在谷歌干脆买来自己最需要的部门,亲自来做。

现在谷歌涉及硬件的产品也越来越多,Android 市场也需要一些三星之外的重磅产品来撑场面。之前谷歌自己设计、HTC 代工生产的 Pixel 口碑不错。谷歌从未公布销量,但肯定离“主流”还有很长的距离。

我记得很早的时候,有人说谷歌自己生产 Android 手机不对,这对其他 Android 厂商不公平,会打击他们的积极性,进而影响 Android 整体的生态。当时谷歌的回应是,谷歌只是做出来告诉大家,Android 也可以做的这么好,并不是要和其他 Android 厂商去竞争。

时至今日,移动生态已经大不相同。之前 iOS 和 Android 之外还有其他一些手机操作系统,谷歌可能需要担心手机公司倒向他们。现在已经是 iOS 和 Android 的天下。

Android 的市场份额已经远超 iOS,iPhone 仍然占据了更大比例的高端市场(或者说高价市场),包括市场份额和利润。Android 的高端市场又几乎都被三星占据。这应该是谷歌决定自己好好努力一把的原因。

最简单的计算:

按苹果2017年第二季度财报,苹果的营收是2156亿美元,其中 iPhone 收入占55%(第二季度还是 iPhone 销售最惨淡的季度)。苹果现在市值接近8000亿美元,这里面又有多少是因为 iPhone 带来的?如果谷歌也能有一款卖的差不多好的手机会怎样?

两年前,要说一款 Android 手机比 iPhone 好,很多人可能都不信。但现在有很多 Android 手机都已经做的和 iPhone 不相上下,不论是软件还是硬件。最大的差距在品牌。

这都意味着,有了完整的手机设计团队之后,谷歌完全有可能作出一款跟 iPhone 一样好的手机,再利用自己的品牌效应,让这款手机卖的也很好。当然,谷歌还缺乏一点卖产品的经验。

所以我认为谷歌在这个时候收购 HTC 是非常好的,这和它之前收购摩托罗拉性质完全不一样。那时候谷歌自己做手机的时机并不如现在那么成熟。那次收购主要还是因为专利,要为 Android 生态筑一到保护墙,而且没多久就卖给了联想。

这次谷歌收购了 HTC 手机相关的业务,要出手也没人会买了。所以谷歌只有两种选择:继续做标杆产品,树榜样,但不积极参与市场竞争;或者好好做,更多的参与到市场竞争中,把销量看成最重要的指标之一。

如果是前一种,谷歌不差钱,买来玩一玩也可以。但毕竟谷歌也有营收压力,而且这次收购真的是背负收入重任的谷歌来做,而不是 Alphabet 的其他部门。

最后总结一下的话,谷歌这次收购的外因是 Android 移动生态系统需要出现一个强大的竞争者,内因是做出一款主流 Android 手机就有巨大收益——而现在做出这样一款产品的可能性非常高。那么,就收购了回来做吧。我赌两年以后谷歌自有品牌的手机一定会成为苹果和三星都无法忽视的存在。

知乎就是中国的 YouTube

我不是来说服任何人的。

知乎和 YouTube,在大洋对岸都很难找到合适的对标公司。

从产品形态来说,知乎在美国有 Quora;YouTube 在中国有优酷土豆、爱奇艺和腾讯视频等一堆。但知乎对中国互联网的影响,远远大于 Quora 对美国互联网的影响;YouTube 和中国视频网站商业模式又不太一样,中国这些视频网站更像 Hulu 或者 Netflix 。

今天知乎宣布注册用户突破1亿。去年,知乎还公开过一个数据,用户平均使用时长是每天33分钟。按 YouTube 官方数据10亿用户每日观看10亿小时视频计算,YouTube 的用户使用时长是1个小时左右。但是看视频,总会比看文字为主的网站花更多时间。所以从用户使用时长看,知乎和 YouTube 都是“占用时间大户”。

而且,无论是中国人刷知乎还是全球其他地方的人看 YouTube,大多都是因为无聊,为了打发时间,而且主要是漫无目的的打发时间。无聊了看个电影,无聊了看本书,都属于有目的的打发时间,不算。

一个人无聊了不知道在网上做什么,如果是美国人,最有可能的是打开 YouTube;如果是中国人,最有可能的是打开知乎(淘宝可能紧随其后)。当然,这是在排除社交网络的情况下,下文会提到。

知乎蓝和 YouTube 红

知乎在中国能火起来有一定的必然性,最根源的是中国的网络社区文化。在知乎之前,中国有西伺胡同、猫扑、天涯和百度贴吧这些大型社区,网友会在这些社区里大量发帖回帖,产生大量的UGC。

美国是没有很强的基于UGC的文化的。美国一些论坛,比如早期的 Digg,现在的 Reddit,甚至科技圈的 Hacker News、Product Hunt 等等,用户生产内容,但大部分还是围绕某个链接,某一个新闻事件、产品之类的讨论。不像中文论坛那么“纯”用户生产内容。

纯用户生产内容比较多的,就是社交网络。在这方面,美国有 Twitter 和 Facebook,中国也有相似的微博和微信朋友圈。但知乎还没有那么强的社交属性,处在论坛和社交网络之间。知乎肯定是想慢慢走向社交网络的,比如最近上线的“想法”。毕竟社交网络价值更大。或者说“人”的价值比“内容”大。

不知道这是为什么美国没有那么大型的论坛,而中国有。

我猜一种可能性是,美国互联网是慢慢发展起来的,从精英到民众的普及过程比较长,所以民众上网之前,精英已经创造了很多相对专业的内容了。所以民众更多利用精英发布的内容做文章,讨论已有的内容,而不是自己去创造。中国互联网发展的更为迅速,精英们还没来得及创造内容,民众就等不及了,于是自己开始创造内容发起讨论。当然这不一定对。

所以说,要在美国找一个产品形态、用户需求、影响力都跟知乎在中国相当的公司,基本上任何时期都不存在。反过来,要在中国找这样一个 YouTube 的对标,也不存在。中国从来就没存在过这样的公司。

优酷土豆很早之前的产品形态跟 YouTube 类似,但用户规模和影响力远远不及 YouTube 在美国的影响力,这里最主要的原因可能是带宽。

等到优酷土豆这波公司做起来影响力的时候,他们的产品形态跟 YouTube 已经不一样了。这不是 UGC 或者 PGC 的差别,YouTube 发展几年之后 PGC 也成了主流,随便一个手机拍的内容观看的人很少,大部分还是专业机构或者个人在做。但中国视频公司的核心竞争在购买版权。也就是说,YouTube 和优酷土豆的核心内容都是专业人士制作的,不同点在于 YouTube 上是人家自愿上传的,优酷土豆上的是站方去买来传上去、或者自己做的。

另外一个角度:YouTube 几乎不用花钱买内容,而优酷土豆上的主流视频都是花了大价钱买来的。所以优酷土豆更像 Hulu 或者 Netflix。不过现在 YouTube 也有在内容上花更多钱的趋势,但还很早期。

综上所述,YouTube 在中国找不到对标公司。现在秒拍、快手、美拍等移动视频应用在产品形态上跟 YouTube 更相似,但影响力还是差一点。这几家加起来在中国的影响力可能跟 YouTube 在美国的影响力相当。

不过 YouTube 在美国的影响力也是受到威胁的,最大的威胁来自 Facebook。什么东西有了社交网络的加持,都可以变得很恐怖。

再说回到知乎。知乎面临的威胁来自微博、朋友圈,这都是早就存在的。新的威胁来自今日头条,但并不是特别严重。毕竟今日头条也是做内容的,用户量再大,也不是社交网络。内容的价值,不如人的价值。今日头条也想多做社交,但这一点上,我看还是知乎赢面更大。

在做社交这件事上,知乎有一个可以参考的对象,豆瓣。知乎得避免豆瓣犯的错误。但知乎要在社交上有大作为是不可能的,它最需要避免是猫扑和天涯犯的错,避免错过一个时代。

猫扑和天涯错过的是移动互联网,而现在对内容平台来说,最需要把握的是视频内容,尤其是移动端的视频。对现在看起来一切向好的知乎,这可能成为未来的隐患。

YouTube 在移动端做的也不算出彩,可别忘了它曾是 iPhone 的内置应用。不过有谷歌强大的 Android 生态护体,YouTube 短期大可高枕无忧。

洋洋洒洒那么多字,辛苦你看到这里。其实我只是说了一些自己对知乎和 YouTube 的看法,也不一定准确,更多是基于我自己的感觉。不知道放到知乎上会有多数赞同、多少反对、多少没有帮助。

差评和隐私

隐私在中国一直都不是一个特别敏感的话题。

记得很早的时候,经常会看到外媒一些关于用户隐私的报道,有的是账号被泄漏,但更多是用户行为被追踪之类。看外媒写的很起劲,有时候我也会翻译一些,或者自己写一点中文的。但无一例外,点击都出奇的低。后来碰到这类文章,我也很少关注了。

从我个人来说,我也不是一个特别注重隐私的人,尤其是在网络上。我很多账号密码都非常简单,当然在这些网站上,我被盗号了也无所谓。

关于我自己的用户行为,大多数时候我都是愿意被网站追踪的。原因很简单,我希望网站更了解我,从而给我提供更好的服务。对这个问题,外媒经常拿谷歌说事,但我特别相信谷歌,我相信这是一家不作恶的公司。所以我恨不得把自己的所有数据都给谷歌,更不会在意他追踪我的用户行为、搜索记录什么的。

很多人对不注重隐私,因为觉得自己那点“隐私”没有什么价值,根本不会被利用。我差不多也是这样想的。

但如果告诉对方,你隐私被泄漏后,是会被利用的,而且很有可能对你造成致命伤害。这个时候,很多人应该都是注重隐私保护的。

比如姓名电话被泄漏,可能会成为电话诈骗的对象。当然很多人觉得自己聪明,不会被骗,但事实真的没有那么简单。我都有两次差点被骗的经历,因为对方获得的信息太真实、太有针对性了。所以在当时的情境下,我根本没有产生一丝怀疑,直到进入“钱”的环节才发现不对劲,然后很快就识破了。其实回过头看,从那条短信、那个电话号码就应该知道是诈骗的。

电话诈骗可能还不够劲爆。但如果留一个差评、然后个人信息被识别出来(或者被平台泄漏),有时候真会招致杀生之祸。最近《潇湘晨报》就报道了一个因为在外卖平台留差评,被商家识别出来,然后被“打进”重症监护室的新闻。

电商、快递、外卖之类的隐私是最重要。这不同于你的上网行为,一个网站对你的行为再了解,一般也很难知道你现在住在哪里(相比来说,获取你身份证上的住址信息要简单的多)。但是电商、快递和外卖是知道你住在哪里的,这就可以直接对你的人身产生威胁——他们甚至不需要知道你真实姓名,只要能把住址对上就行。

在这种情况下,平台对用户的隐私保护就显得尤为重要。所以这些平台,匿名点评是标配。但是如果给差评,如果写明理由,又很容易被商家识别到,毕竟他们是和你打过交道的;如果给差评但没有理由,对商家似乎又不公平,容易被恶意刷差评。

解决这个问题,看来是门艺术。需要很高超的技巧,也需要很高明的技术。

Monica 给一家餐厅打了差评,老板找上门(Friends S04E09

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延时发布,不让商家知道评论发布的具体日期,这会直接增加商家猜到答案的难度。但这仍然不够好:万一评论里有太多指向性信息,或者商家这段时间顾客很少,他们还是可以比较轻松的猜到。

另外一种方法就是点评先不对商家显示,只对平台方显示,平台从中想办法解决问题。解决完了,再把评论放出来。或者只放出星级,而不显示评论内容。

这种做法会加大平台的运营成本,而且碰到极端商家,平台也解决不了这个问题。通常会做出极端举动的商家,都是小商家,反正没有什么好失去的,而且做事往往不考虑后果。“我就想弄死那个给差评的人,我不在乎被平台封杀。”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当然,这还得排除平台会故意泄漏客户隐私这件事。如果平台数据管理比较松,很有可能一些本来不应该有权力看到数据的人,看到了数据,然后泄漏给了别人。

这个时候,与其相信人,不如相信机器。就好像大部分网站的密码,都不是明文存储的,权限再高,也看不到用户密码。

也许以后可以通过机器,来避免因为差评而遭到人身威胁的情况发生。我相信谷歌,我愿意把个人信息都给它,但我信的是这家公司,而不是这家公司的每一名员工;我相信的是谷歌会对我的信息加密,而不是谷歌每个人都能看到我的信息,但他们道德准则很高,所以不会泄漏。

我也因为对方知道我的住址而在想给差评、想投诉的时候手软过。我害怕给了差评,会被对方识别出来;做了投诉会被客服部门出卖(我对那家公司也不怎么信任)。

希望有一天所有人在点评的时候都可以 follow your heart。

我所不能理解的天佑和他的粉丝

天佑也是火了很久,火到《纽约时报》都去采访报道他了。

说实话,我觉得《纽约时报》有点后知后觉了。国内媒体关注天佑,至少比他们早两年。《GQ》差不多正好是在去年这个时候,出了一篇写天佑的深度报道。那篇报道我拖了很久才看完,但没有留下很深的印象:我原本就觉得天佑是那样的人,看了之后发现果然如此。

但是,虽然我对天佑对喊麦文化有一定的了解,我始终无法理解这种文化——或者说,我知道社会底层青年有自己的苦恼,天佑能暂时帮他们解脱,但我无法产生任何共鸣。

对此,最直接的解释就是,因为我没有相似的经历,所以我无法理解那种生活。

任何一项主打感情的生意,共鸣都是最重要的。天佑只有让粉丝产生共鸣,才能获得他们的支持,自己才能火起来,然后开始吸金。直播的打赏大户,是喜欢炫富的人,他们打赏是显示自己的地位、是追求刺激,而最刺激的、最能凸显自己地位的当然是给最火的主播打赏。

直播很像游戏,免费玩家是游戏制作人提供给付费玩家的功能之一。但直播比游戏更甚,主播也是付费玩家的功能。你打赏金额高,不仅能藐视其他观众,还能指挥主播唱歌、喊麦、表演。

当然天佑这个级别的主播已经不会随便让人指挥,但打赏高,能和天佑称兄道弟,更是一种身份的象征。这种身份,应该比随便指挥主播更让人满足。

因为这会让人产生一种幻觉,好像我跟他关系好是因为我们志趣相投,这比单纯的靠钱要高级多了。但我觉得,如果停止打赏,双方没有了利益关系,主播应该很快就会对曾经的打赏大户冷淡下来。毕竟人家是把直播当成一门生意来做的,做生意就是谈钱,而不是谈感情。所以“志趣相投”只是一种幻觉。

可以说,我对直播、对打赏,都是有一定理解的。但我也不是土豪,也没有经历过有钱人的生活。

我所不能理解的,就是天佑的那些“屌丝粉丝”,那些一个月挣两三千块钱,但会拿出一大笔钱给天佑打赏,死心塌地跟随天佑的粉丝。或许他们视天佑为大哥,能为自己出头,所以会不遗余力的去支持他。自己在生活里受了委屈,大哥为自己报仇。

他们的这种心理我可以理解,但这种做法对改善自己的生活真的有帮助吗?也许他们根本不在乎提升自己,他们觉得自己过的不好,都是社会的错。他们的生活状态,可能就是“得过且过”和“自暴自弃”,但生活目标却是“出人头地”——天佑帮他们实现了。

这些人的爱情观大概就是这样(完全可以按字面理解):

他有1000万,只会给你100万;而我只有1000块,但我会全部给你。所以我更爱你,所以你应该选择我,所以你选择他就是拜金。

想想有点可悲。因为我无法真正体会他们的心情,我会觉得他们有点不可理喻。但这可能有点“何不食肉糜”了,也许在那样的生活状态下,那才是正常的思维状态。再说,我何尝又不是懂得很多道理,但仍然不会那样去做呢?

如果没有天佑、没有直播,不知道这些人的情绪出口会是在哪里。也许是网游?也许更有可能接触到毒品?或者刷今日头条

从这个角度来说,天佑对他们还是有积极作用的。至少他们看到了一个跟自己有相似经历的人也能成功,只是他们不知道除了有相似的经历,天佑跟他们的不同以及天佑取得成功付出的努力。

至少天佑是真实的,而不是某个朋友嘴里的某个朋友。天佑的出名,天佑的每一步,也是带着他们走向更大更丰富的世界。

MC Hotdog 的磁带

记得我念初中的时候,流传过一盘 MC Hotdog 的磁带。大部分也是表达抱怨和不满,对老师、对家长、对女人。歌里有挣扎,有努力,也有自暴自弃。

也许他们喜欢天佑,跟我当年喜欢 MC Hotdog 一样。

我也不喜欢今日头条

在网上说不喜欢今日头条的人很多,所以标题里我加了一个“也”。

我没有正经用过今日头条,但从有限的使用体验和媒体报道里,对今日头条的大概情况还是了解的。我不喜欢今日头条原因是,这款应用没有在产品功能上做到极致,但在不该做的事情上做到了极致。

几乎世界上所有的应用(甚至所有东西)都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帮人节省时间的,一类是帮人浪费时间的。

第一类应用里,作用最直接的就是工具类,比如计算机。但也有很多应用帮你节省时间的不是那么明显,比如一些学习类的应用,你学习了知识,就可以在其他事情上节省下时间来。

第二类应用里,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游戏类应用,另外比如视频类应用也可以归到这一类里。通常人们在这些应用里浪费了时间,同时获得了身心上的愉悦。

但凡事无绝对,有一些应用介于两者之间,比如新闻类应用、社交类应用等等。社交网络让我们在联系人这件事情上节省了时间,但是信息流、朋友圈这种东西,又可以让我们消磨时间。

新闻类应用也一样。重大硬新闻,是在帮我们节省时间——让我们更方便的和世界连接到一起,拓宽视野,更好的理解世界,从而更好的过自己的生活。人毕竟都是社会动物。还有一部分花边新闻,是让人消磨时间的,看这些新闻对我们的生活没什么直接作用,但会让人开心。人毕竟不是机器,活的心情好也很重要。

暗淡蓝点(Pale Blue Dot),一张由旅行者1号拍摄的著名地球照片(来源:NASA/JPL

其实用内容类应用替代新闻类应用也讲的通。内容可以包括文字、图片、语音和视频等等,这些都是可以帮人们提高效率也可以让人们消磨时间的。今日头条也属于这个分类。

今日头条最的最好的是内容推荐,但错也错在这里:它的内容不足够好也不足够多,所以大部分内容都不应该被推荐。

这里我对“好”的定义可以分为两极,一极就是价值高的内容,帮人节省时间的那一类;另一类就是娱乐性强内容,帮人消磨时间的那一类。

高价值的内容本来就不多,要求今日头条给用户推重大硬新闻或者学习材料、纪录片之类的,不现实。人们消费内容也需要调节。但今日头条连娱乐性的内容也做的不够好,而且它的推荐机制很容易让人往娱乐性一条路上走到底,越来越娱乐性——简单说,就是会偏向黄赌毒这类内容,这类内容也能让人消磨时间,但对人有害。

那毒品来形容今日头条有些过分,但它们的确有相似。

上面说了,人都是想活的开心的。做很多事可以让人爽,但没有什么能比得过毒品。最能让人获得快感的内容,恐怕就是色情内容了。今日头条不会给人推荐色情内容,但当人们在上面消费了大量垃圾内容,又得不到满足之后,很多人的出口就会变成去找色情内容。

当然,今日头条上也并不都是打色情擦边球的内容,我用色情内容也只是打个比分。核心就是,如果你有不好的习惯、爱好,今日头条会不断培养你的这种习惯,让你走向不良的极端。

(补一句,成年人看成人内容也没什么错。但我觉得想看就直接去看,比看一些擦边的内容,浪费了大把时间,自己却还是“欲求不满”,要好得多。)

最后再说一下今日头条出现这种问题的原因。前面我已经提到,一个是内容推荐机制,另一个是今日头条没有那么多的好内容。在这个人人都是自媒体的时代,今日头条大部分内容都不是出自专业内容生产者(高价值内容和娱乐性内容都是越专业的人做出来越好),而是普通人。说的好听他们可能都是唯流量导向,说的难听点,他们自己根本没有价值判断,甚至心怀恶意。在今日头条的推荐体系下,这类人活得如鱼得水;今日头条和他们也算唇齿相依吧。

这里又可以带一句快手。快手上那些博眼球的内容,有的是比较夸张或者搞笑,但能比得上一部电影带给人的快感和满足吗?

低俗的东西不是不能有,人也要调节,但是太多了,就不好。因为我低俗,你就拼命给我推荐更低俗的内容,那就是作恶。上面这句话用今日头条的口号喊出来就是“你关心的,才是头条”。所以,我不喜欢今日头条。

Wi-Fi 社交网络

你还记得自己第一个网名是什么吗?

你还记得自己第一个网名是用在什么地方吗?

我第一个网名是 Bluesmile,是用在一个网络论坛上。现在已经完全忘记当时为什么要起这个网名了。后来我不再上那个论坛了,就再也没有用过这个网名。在这之后我就没有第二个网名了。

很多人回忆起自己曾经用过的网名,恐怕都会有些尴尬。大部分人的第一个网名可能都是在QQ上用的。当年典型的匿名社交应用,如果用真名,反倒显得另类了。如今在网络上,用真名的人越来越多,尤其是在微信,大部分白领都习惯使用真实姓名。

但要是哪里都用真名的话,真是太没有创意了。

还好,有一个跟网络密切相关的地方,可以任由你发挥创意。那就是 Wi-Fi 的名称,专业术语叫 SSID(Service Set Identifier,服务集标识符)。

这是我写文章的时候电脑上搜到的 Wi-Fi

最无趣的 Wi-Fi 名称就是路由器默认的名称了。其次就是用单位名称来做 Wi-Fi 的名称,最多区分一下一个给员工用,一个给访客用。这大部分是出于方便的考虑,实在是缺乏创意。

比如上面我连着的那个Wi-Fi 名称就很无趣。但密码稍微有点意思,是HKPYYTGRNF(首字母)。倒是比较符合这个机构的性质:教育培训机构嘛。

网上随便搜一搜,就能看到很多围绕 Wi-Fi 名称诞生的创意。

在果壳网的一个帖子里,用户 水块 就说,自己的 Wi-Fi 名称叫 Pi,密码是3141592653;用户 克莱因节操瓶 的 Wi-Fi 叫做 ERROR,这个网络就可以称为 Network ERROR,很有极客风格。

除了简单的创意,Wi-Fi 名称更多时候是用来交流的。同样是果壳网的那个帖子里,用户 爱画画的潘潘达 说看到过一个 Wi-Fi 名称叫 “单身男求交往”,没有密码,连接之后会弹出联系方式;用户 name_void 说自己在图书馆靠近厕所的地方,搜到过一个叫做“我在三楼男厕给我纸”的 Wi-Fi。

不过在“Wi-Fi 社交网络”里,其中很主流的一种就是:这是我的Wi-Fi,不给你免费用。

为了传递这样的信息,一些人会很调皮,把 Wi-Fi 名称设为“给我摸一下胸就给你连”,或者“约吗?”,然后密码是 yuenimei(这两条来自豆瓣一刻帖子:那些丧心病狂的WIFI名字);一些人会很傲娇,设为“我有Wi-Fi你没有”,“你搜得到这个Wi-Fi但你连不上”这种类型;还有一些人则戾气较重,会设为“蹭网死全家”这种。

《纽约时报》也报道了这种用 Wi-Fi 名称来体现个性特点的现象。只要你是一个有个性的人,真是没什么能阻挡你的。笔名、网名、Wi-Fi名,以后可能还有你私人AI助理的名字,都有可能被人玩坏。

我在某一次大型活动上看到过一个很有创意的 Wi-Fi 名称。

一般大会的时候人们都很需要 Wi-Fi,展商都会把公司或者产品名字设成 Wi-Fi 名称来增加一点知名度。但我看到的 Wi-Fi 名称是 “#广告位招租”。因为前面加了一个特殊字符,这个 Wi-Fi 热点排在最上面。当时我没能连上,但可能连上之后,就跟上面“单身男求交往”一样,会有弹窗,搞不好还有个竞价排名系统。

有的人会在起公司名、起微信名的时候考虑到在目录、通讯录里的排名,这个人用到了 Wi-Fi 名称上。在当时的场景下,也算是很有想法了。

我自己是个没什么创意的人(否则也不会就只有过一个网名了,哈哈)。我家的 Wi-Fi 用的就是名字,一个家人用,一个给朋友来玩的时候用。两个 Wi-Fi 密码前面一样,家人用的最后加了三个数字110。另外我还有一个可以自由访问国外网站的路由器,这个 Wi-Fi 就很直接的设成了 FREEDOM,密码则是一句脏话。

无人货架 vs 街角小店

美国人最讨厌的创业公司出炉了,是一家做无人值守货架的公司。

这家做无人货架的公司叫 Bodega,就是在写字楼、健身房之类的地方,放一个货架,上面有各种东西(以食品为主),用户直接拿了然后用手机付款即可。跟中国现在很火的无人货架非常相似。

围绕中国的无人货架创业公司的争议主要在商业模式上,但美国这家公司引发的争议,焦点在这家公司的名字和要颠覆的行业上。

通常一家科技公司说自己要颠覆什么,大家都是拍手称快的。但这次,完全相反。因为它要颠覆的街角小店,是很多美国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如果要说 Bodega 做错了什么,可以归结为两点:名字没起好、阐述颠覆概念的时候忽视了人们的感情因素。

这家公司的名字 Bodega 有很多意思,可以是一种猫——这家公司的 Logo 就是一只猫;也可以值杂货店,尤其是那些街角、弄堂口一对老夫妻开的小店—— 而《Fast Company》的报道的标题就是:两位前谷歌员工创立的 Bodega 将会让街角的夫妻小店消失(Two Ex-Googlers Want To Make Bodegas And Mom-And-Pop Corner Stores Obsolete)。

《Fast Company》的文章和这样的标题,一下子点燃了美国人的怒火。很多人在 Twitter 等社交媒体上表达自己的不满,其中主要集中在他们对街角小店很有感情,所以对一个会让这些小店难以为继的新商业模式自然充满敌意。况且,这家公司还堂而皇之打出了这样的口号,用了这样名字。

美国几乎所有的主流媒体和科技媒体,都跟进报道了这件事,并且大部分重点都在报道这家公司有多无耻、多令人讨厌。

科技新闻聚合网站 Techmeme 收集到的关于 Bodega 的新闻(网页截图)

为什么一家做无人货架的公司会引发美国人的集体不满呢?这里可能要涉及一定的美国文化,我并不是完全了解,但大概可以想象。

我小时候,家门口有一家小店。我没什么零花钱,很少去买东西,最多帮家里去打个酱油。但住在那一片的人都把小店的老板当邻居看,虽然不常买东西,大家关系都很好,没事都一起聊个天什么的。

那家店大概开了10年左右吧,直到我念初中。随着我老家小镇发展的越来越快,很少有一个地方10年不变样了。我搬家了,那家小店也消失了,跟它一起消失的还有附近的小餐馆、理发店、修鞋铺等等。同时,人与人之间那种“社区”的感觉也消失了,越来越多人连对门住着的是谁都不知道,更不会去关心什么小店了。

(其实现在我家附近也有一家小店,但我从没去买过东西,对开店的老头老太毫无了解。倒是我妈妈每次路过都会跟他们打个招呼,但也几乎没有去买过东西。)

可能很多80后都会有跟我一样的经历和体验。现在很多大城市里的年轻人喜欢7-11、全家、罗森等便利店,但主要感情都是对这家店,不是对开店的人。而且,他们对一家便利店的感情仅限于这家店为自己提供了便利。一旦有其他便利店能提供更优惠的价格、更方便的位置、更体贴的服务,这些人会毫不犹豫的换一家店。

上面说这么多,我都是想尽力去体会美国人对 Bodega 无人货架的愤怒之情从何而来。

美国早已过了高速发展期,大城市的规模、形态都已经基本没什么变化,一家街角小店,完全有可能在一个地方开上二、三十年。如果你一直住在附近,每天路过,又经常去那家店买点东西,你一定会跟店主成为好朋友。这个时候,这家店带给你的就不仅仅是便利性,而是真的有感情。

正如《Fast Company》文章标题里写的,这些小店是“妈妈爸爸开的街角小店(Mom-And-Pop Corner Stores)”,这是一个多么有感情的称呼,店主就像你的爸爸妈妈一样,关心你的生活,了解你喜欢买什么东西。

你早上走进一家小店,店主就会拿出你喜欢的面包;晚上你再路过,他又会跟你简单聊几句,关心你一天的工作和心情,然后给你拿一盒鸭脖或者薯片。要是一个人想要让这家店关门,你肯定对他不会有任何好感。

另外,美国很多开小店的都是移民。他们在美国没有太多谋生之道,只能开个小店。只要服务不太差,一般都能养活一家人。如果 Bodega 把这些小店“赶尽杀绝”,那么很多移民会因此失业。现在美国对移民可以说越来越不友好,移民人群也越来越不满,Bodega 也算是撞到了枪口上。

面对人们如此激烈的反应,Bodega 的联合创始人 Paul McDonald 很快澄清说,他们并不是想取代街角的小店,只是想为人们提供更多选择。

现在还很难说 Bodega 的意外走红对他们来说是不是好事,说不定这种知名度对这家公司接下来融资、寻找商业合作伙伴还能起到正面的作用。(人们嘴上反对归嘴上反对,如果真的货物种类丰富价格便宜又方便购买的话。。。)

看到这个新闻的时候,我马上想到了另外一家公司:亚马逊。最初,亚马逊在网上卖书,让很多小书店难以生存下去。我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但想必很多爱书之人在当时对亚马逊是很不满的。现在喜欢看书的人,大部分应该都非常喜欢亚马逊。

现在的亚马逊不仅仅是卖书了,什么都卖。在一些城市,亚马逊还提供当天送达服务。如果未来物流再提升一步(无人机送货什么的),很多生活用品可以1小时内送达,同时亚马逊再进入到送餐领域,这或许才是对街角小店的致命一击吧。

想到亚马逊,我又想到中国电商现在真是比美国发达了。

不仅如此,中国很多互联网服务都已经开始走在了美国前面,比如无人货架。早就有中国公司做了,而且最近几个月,已经成为了新的风口,成了中国最火的一类创业公司。(钛媒体今天还正好写了一篇报道:资本狂赌下一个“美团”,无人货架疯狂“圈地”

但是在中国,似乎没有人关心过这类公司会不会把街角小店逼到绝境。这并不是中国人更冷血。只不过像我前面写的,在中国目前的发展状态下,大城市里街角小店不多;很多生活在大城市里的年轻人,对街角小店也没有什么感情。

可能正是因为中国没有这样的包袱,才能完成跨越式发展,无人货架才能很快在各个写字楼里流行起来。微信和支付宝才能让中国直接从现金时代进入到了电子支付时代,跨过了刷卡时代。

最后再多说一句吧,现在不论中国还是美国,基本上都是一个效率优先的社会。人们追求效率,追求快,对感情肯定会更加淡漠,毕竟感情是要慢慢培养的。

也许只有到足够富足了,生活节奏慢下来,不再去追求什么了,我们才能真正的享受生活吧。

关于名称和头像

头像一条培根🥓

英国有一名科学家也叫培根,他有一句名言:知识就是力量。

关于这句话,有很多考证。

这句话的原文是拉丁语 scientia potentia est,翻译成英文就是 knowledge is power,所以中文也可以译作“知识就是权力”。

虽然现在普遍认为这句话是培根说的,但无论在培根的英文著作还是拉丁文著作里,都找不到这句话的原文。

在培根的著作里,最接近的是用拉丁文写的 “ipsa scientia potestas est”,翻译过来应该是:知识它就是力量(knowledge itself is power)。而原文 “scientia potentia est” 最早出现在托马斯·霍布斯的一部著作里。霍布斯是英国政治家,他年轻的时候当过培根的秘书。后来不知道怎么,这句话就成了培根说过最知名的一句话了。

但其实,早在公元7世纪就有人表达过“知识就是力量”这个意思了。根据公元10世纪一本书上的记载,656年至661年间统治阿拉伯帝国的阿里·本·阿比·塔利卜说过:

知识就是力量,而且它能带来人们的服从。一个有知识的人,在他活着的时候,可以让人们服从并追随他,而且在他死后,也能得到人们的夸奖和崇敬。记住,知识是一种统治工具,而财富是我们掌握知识的目的。(原文是拉丁文,这段中文是我从英文翻译过来的)

即便在培根之后,也有一些名人说过类似的话。比如美国文学家爱默生在他1870年的一篇散文里就说过:

技巧来自实践;而知识则来自于睁大眼睛观察和双手的努力工作;没有知识,就没有权力。(原文是英文,我自己翻译的)

爱默生这句话里,流传最广是第一句——“技巧来自实践”。

你看,为了考究“知识就是力量”,仅仅是查维基百科,就可以了解那么多新的东西。我想,这也属于知识的一部分吧。

所以,我就给这个公众号起了这样一个名字:培根科技。